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羲皇故里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67|回复: 1

【王启珍随笔连载】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一)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8-1-19 23:37:47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简介:王启珍先生出生于1944年2月,中共党员,在职期间,先后担任过公社党委、乡(镇)委、区直部门副书记、书记、主任等职。退休后坚持学习,热爱文学,钟情创作,先后编写出版了《王氏族谱》、散文、诗作等,散见于报刊网络。近年来又钟情于传统节俗文化的追踪寻迹,历时三年,完成并内部出版了十万余字的《忆往事  话过年》。


      年关将至,人们大包小包,手提肩扛,置办年货的气氛搞的热闹非凡的情景,近日,王启珍先生触景生情,想起56年前年关将近,家无长物,不得已,我和父亲冒着严寒,在冰天雪地中,翻山越岭,进沟窜户换松子的艰难场面,又伏案笔耕,写下了近2万字的《年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书稿,受王启珍先生委托,现将此稿发出与读者见面,让朋友们感受困难时期的艰苦岁月,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一)


_DSC0217_副本.jpg



       1961年7月,16岁的我,在三年大饥荒中,怀着改变命运的梦想,靠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凭着顽强的意志,忍饥挨饿,寒窗苦读,终于以全级第13名的成绩,完成了初中学业。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马不停蹄地身背母亲烙的几个秫黍面菜饼饼,和本乡同学淌过刚发过洪水的葫芦河和渭河,翻越上下30里的蜿蜒曲折、坡陡坎深的营房梁,徒步40里,赶到天水市一中参加中考。


      幸运之神很是眷顾我这个面黄肌瘦的乡里娃。8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当我从生产队劳动收工后精疲力尽地回到家里时,邮电所乡邮员给我送来了一封信,我迫不及待地拆开一看,原来是我被天水师范中师录取的通知书。瞬间,有气无力地我像注射了一针强心针,疲劳一扫而光,高兴地在院子里手足舞蹈。从此,我便结束了背粮上学的艰难岁月,踏上了享受国家每月供口粮30斤、发12元生活费的中师求学生涯。


      怀揣梦想,满怀信心地进入新的学习环境后,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由原先每天的饥肠辘辘到眼下每餐一个纯玉米面粑子馍,一星期还能吃一次白面馒头,不仅生活标准上了一个档次,而且肚子的温饱也基本解决了。上课专心致志的跟随老师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课后尽情撒欢,到处洋溢着愉快而灿烂的笑声。        叶落飘零,秋去冬来,校园生活过得飞快。转眼间,第一学期已经结束,等白雪覆盖田野时,腊月送灶的脚步已到眼前。


      放假回到家里,家里依然如故。集体食堂虽然解散了,但“沫糊汤”仍然是全家的主食。全家8口人,靠父亲一人挣的工分养活,僧多粥少,一年四季难得吃上几次馓面饭,蒸馍改馋也只是奢想。当时生产队社员一月的平均口粮是原粮20余斤,每天六两左右,你能有馍吃吗?所以,每顿的沫糊汤里,母亲都要参上野菜,或变着花样,勉强把肚子填饱。


       “低标准、瓜菜代”吃的大人娃娃面呈菜色,身为生产队长的父亲也无能为力,体弱多病的母亲只是唉声叹气。望着冷冰冰的屋子,空荡荡的面缸,不由人如鲠在喉,欲哭无泪。心想着我每顿还能吃上一个玉米面粑子馍,而弟弟妹妹还在以菜充饥,心里难受极了。


      我便对父亲说:“学校放假时,给每一个学生发了35斤粮票,我到大队办公室去开一个证明,然后到三阳粮管所买些面,先添补一下。”父亲说:“那太好了,明天你就去买。眼看腊月二十三了,过年蒸几个馍的面还没着落,我想二十三一过,把你引上,到利桥山林里换一回松子。”


      我身为长子,帮父亲料理家务义不容辞。于是我问父亲:“用啥换哩?为啥要跑到几百里地的利桥?”父亲说:“眼下到处都在打击投机倒把,川里抓的紧得很。林区山大林密,地广人稀,社员居住分散,地方太大,市管会的人管不过来,比前山安全些。我想在供销社买些妇女、儿童用的针线、帽子一类的小东西,换些松子,再背到城里卖了,回来在黑市上买些粮食过一个年。”


      我听了父亲的打算,尽管认为还是多少有点风险,但又一想,不搞这些小玩意,还能搞什么?做生意,既犯法又没本钱;搞家庭作坊,会被当做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人还要挨斗。尽管父亲挂挂面、酿香醋、做豆腐、卖凉粉样样在行,进社前家里的小作坊搞得红红火火,还饲养了两头毛驴。但眼目下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割尾巴”年代,谁还敢把不疼的手指头往磨眼里塞?真可谓:浑身有劲使不上,满手技能何处用?到头来,市场越管越死,尾巴越割越穷,大锅饭走进了死胡同。


       鉴于此,我默认了父亲的进山计划。看来父亲在我未放假之前就有此打算,专等我放假回来就实施。


       第二天早饭后,我拿上筐子担,带了30斤粮票,去十里以外的三阳粮管所买来了21斤玉米面,9斤白面(当时供应比例是主3杂7),高高兴兴担回家。路上边走边想,今年的大年初一就能饱餐一顿久违了数年的母亲筋道十足的细韭叶长寿面了,想到此,不由人加快了脚步。


      回到家里,父亲已买好了准备进山的日常生活小用品。腊月二十四下午,母亲给我们烙了一些路上吃的纯玉米面饼子,又烧了一锅酸拌汤,算是饯行。吃饱喝足后,拿上该带的简单行装,趁着天未黑,我和父亲冒着刺脸的寒风,急忙奔向十里之外的三阳川火车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QQ达人 推广达人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 荣誉管理 诚信之主

发表于 2018-1-24 14:08:06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