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羲皇故里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21|回复: 1

[散文] 【王启珍散文连载】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二)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8-1-19 23:43: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现子湾 于 2018-1-19 23:46 编辑

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二)


1.jpg


(图片来自网络)


      三阳川火车站是天兰铁路的一个小站,站房简陋、陈旧。一个三、四十平米的候车室,仅放着两三张退了色的连椅。我们赶到时,人已经坐得满满的。坐不下的人,只好顺墙席地而坐。我们急忙在一墙角处勉强插足而坐,待坐定之后,向周围来得早的人打问往东去的慢车几点有?有的说8点,有的说9点,不管几点,反正离慢车来之前我们已经赶到了,剩下的只有耐心等待。


      随着夜色的不断加深,候车室的人越来越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拖家带口的。从装扮和行囊看,有外出流浪的,有去陕西换粮的。他们大都是一些穿着土布、衣着单薄、行装简单外出谋生的庄稼汉。人们或坐或躺在冰凉的、尘土满地的水泥地上,抽着烟,谝着传。睡着的人高声打着鼾,醒着的人,窃窃私语,笑骂不断。整个候车室乌烟瘴气,空气污浊,气味难闻。你出我进,噪音不绝于耳。坐在这种独特的室内环境中,令人头脑膨胀,昏昏欲睡。


      正当我眼皮沉沉、连连打盹时,突然,咔嚓一声,售票小窗口打开了,工作人员大声喊着:“东去的***次列车买票了!”室内秩序瞬间大乱,你搡我挤,你喊我叫,抢着排队。我睡意顿消,立即钻在混乱的人群中,挤前抢后排上了队,终于买到了两张去毛家庄一个小站的票,然后拿上行装,在站台上忍受着刺骨寒风一阵又一阵的无情袭击。

    大约半小时后,车头冒着黑烟,喘着粗气,鸣着全川人都能听见的汽笛声,拖着十余节绿色车厢,自西向东风驰电掣而来。巨大的冲击波吓得我们自动后退数米,因为本站只停二分钟,所以,列车还未停稳,焦急的人们就跟着向前跑,待列车刚停稳,车门未打开,人们就围得水泄不通,致使该下的人下不来,该上的人又上不去,急的列车服务员大声喊道:“排上队,先下后上!先下后上!”然人群无动于衷,还是乱挤,收效甚微。我一看情况不妙,和父亲撒腿跑向另一车门,虽然人也多,但毕竟我们没带重东西,是轻装上阵,我和父亲紧挨着钻进人群,三挤两挤,挤到门前,抓紧车门,喘着粗气,被后面的人推进了车厢。随后父亲也挤上来了,我们气喘吁吁,满脸大汗,顾不上擦一把,就赶紧进车厢寻座位,谁知过道也是人挨人,人挤人,根本无法行走,不得已,只好在车厢头厕所旁就势而坐。

      车厢里昏暗的灯光给人一种冬夜漫长和忧伤的感觉。车厢外浓墨一样的天空,黑幽幽的什么也看不见。上车时不顾一切的紧张拼搏,待形势一缓和,神经立马松驰下来,眼皮沉沉,睡意朦胧,不一会,我头靠车厢,在铁轨有节奏的“咣当、咣当”中睡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QQ达人 推广达人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 荣誉管理 诚信之主

发表于 2018-1-24 14:09:1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