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羲皇故里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8|回复: 0

[散文] 【王启珍散文连载】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四)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8-1-24 22:07:46 |显示全部楼层

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四)


4.jpg





      吴砦古城在历史上曾名震一时。而今已时过境迁,辉煌不再。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杂乱无章的短小街道和陈旧低矮民房,让人无心观看。经街人指点,我们向南沿小溪进秦岭沟直奔秦岭梁。一路上,我无心欣赏沿途风景,低头走路,紧随父亲,顺着冰冻的小溪边缘,踩着冽石,跨过不断出现的之字形小溪,在沟壑中快速前行。越走树越密,沟越深,冰越多,雪越厚,路也愈加难行。沟两边山峦重叠起伏,让人不能轻易寻见一户人家。弯弯曲曲的小路,好像一条细长的蛇在爬行,但却始终只看见蛇身而看不见蛇头。大约中午时分,我们终于赶到了秦岭山麓。




      这时,肚子饿的咕咕乱叫,因为急着赶路,过了河也来不及吃几口干馍就匆匆上路,一口气走了40里路,才感到身乏力疲。父亲见状,便领着我顺沟边一条斜路,爬向一处高地,看能否找到一户人家。说来也巧,老天照应,居然找到一户住在茅草房的人家。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密林深处藏人家。因无院墙,父亲站在院边喊:“屋里有人吗?”突然,一只黑狗从屋里窜了出来,冲着我们大声狂吠。随即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娘出屋问我们:“你们是做什的?”父亲说:“我们是换松子的,你家有吗?”老大娘说:“咋换哩!进屋来说。”说毕对着狗喊道:“别嚎了,到外边去!”懂人性的黑狗立即不吼了,顺从地卧在房角,我们才进了屋。




      一进门,屋里墙壁黑乎乎的,象刷过漆一样,光线很暗,但很暖和。离炕眼门处有一火坑,里面的硬柴火烧得通红,从房梁上吊垂下来一根如乒乓球粗的藤条,末端曲成一勾形,吊着一黑糊糊的铁壶,里面的水冒着大气,欢快地响着。火坑两边各放着一条矮长木凳,我们坐下后,父亲从口袋里取出冻得硬邦邦的干饼子烤在火坑边,并对老大娘说:“把你老人家的开水给我们给些泡点馍吃行吗?”老人家很开通,立即从锅灶处拿了两个碗,从吊着的壶里倒了滚烫开水,我和父亲泡上馍,饿极了的我,便迫不及待地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在我们吃馍喝水时,老大娘问:“用啥换哩!”父亲说:“我带了一些针线之类的东西,你若能看上,一样一碗松子。”待吃完,父亲拿出准备换的东西,让老大娘边看边选择。经过翻看,老人家选了一些缝衣服的各色线和大小两包针以及顶针、网子等一类生活小用品,折合七八碗松子。老人家也没讲价,顺手拿了一个碗,走到房顶头墙角处放松子的口袋跟前说:“给你们往哪里装哩?”父亲说:“今天就不装了,我还要赶到利桥去哩,背上不方便,明天回来路过时再取行不行?”“也好,这样你们轻松些。”我看到墙角处还立着两口袋东西,估计都是松子,就问老人家“大娘,为啥不把松子买了呢?”老大娘说:“在哪里卖哩?去吴砦一是没市场,二是都是山里人谁要哩?去城里卖听说就没收了,谁敢去呀!现在就等着山外面的人来了换东西。”我听了一时无语。难怪父亲往山里跑哩。




3.jpg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