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羲皇故里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2|回复: 2

[散文] 【王启珍散文连载】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七)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8-2-3 23:09:30 |显示全部楼层
【王启珍散文连载】

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七)


      由于天黑路滑,只有5里地的毛家庄火车站,我们竟走了近一个小时。到站一打听,西去的慢车正在售票,我们急忙进候车室,放下松子,只见父亲挽起棉裤,从袜子里摸出仅有的1元5角钱让我去买车票,并说,如果当时给了船钱,没钱买票,上不了车,在这荒郊野外,饿不死也要冻死。好是虽然挨了骂但也赶上了车。真是: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之后,买好票我们不敢在候车室停留,直接把松子背到站台处放好,等候即将到来的列车。

      这时淌过汗、冒过气的头和脊背,经寒风的不断光临,浑身冰的难受,头皮紧巴巴的,手脚僵僵的,我立即使劲的搓手,不停的跺脚,手灵活一点了就上下搓脸搓耳朵。与其干冻着,不如活动着。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吧!

      不管寒风怎样的无情袭击,当我看着布袋里的松子,想着全家过年能吃上一顿香喷喷的馓面饭,明早灿烂的朝阳会向我们招手时,我不仅不觉得连日来忍饥受冻的劳累和艰辛算不上什么,反而觉得这是人生路上的一种磨炼和考验,是一种责任和担当。一路风霜一路寒,一路林海一路山。一路饥饿一路渴,一路坎坷一路艰。一路曙光一路行,一路好人一路缘。一路命运一路争,一路顽强一路坚。这就是苦中有乐,乐中有苦。正如伟人毛主席说的:“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面对困境,不怨天尤人,不消极等待。要生存,要生活过的好一点,就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鼓起勇气和命运抗争,坚强不屈和困难搏斗。父亲就是一个典型的与命运抗争者,搞农业生产,样样活路精通在行;居家过日子,门门手艺超群出众。父亲的吃苦顽强,完全继承了太爷的坚强不屈。想着想着,身上反而不冷了。正在这时,站台工作人员手提信号灯准备接站了,随即电铃也急剧地响起来,人们都行动起来,我和父亲慌忙背上松子,沿站台向西缓慢走动,确定最佳位置,准备上车。

      毛家庄火车站毕竟是东西两站之间的临时备用站,停车时间只有1分钟,上车的人比家乡三阳川站少的多,车门一开,我们就顺利上去了。但一到车厢,人坐的满满的,过道和座位前,立着装满东西的洋面布袋。我们无法进车厢,只好在门口处放下松子,席地而坐,这时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背上一轻松,肚子就闹开了,饥肠辘辘,浑身无力。一坐下就不想起来。今天一天,只有在回来的路上取寄存松子时,在老大娘家里,又吃了一碗开水泡馍,顾不上休息,抬脚就走。路上渴急了,就随手在路边抓一把雪或揪一块冰棒,边走边吃。背累了走不动时,就找一处低矮崖台或地埂边,就势一靠,稍事喘口气,转身就走。时至上车,困倦疲乏、饥火烧肠。父亲见状,立即把仅有的两块准备下车上山时吃的干饼子拿出来,一人一块,虽然饼子有些冻,但肚子正闹饥荒,所以,饥不择食,咬的嘣嘣响,嚼得满口香,吃得津津有味。末了,我又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掬着喝了几口水,猛觉浑身有力,精神一振。不由人眼睛环视,发现另一车厢装满东西的面袋也横七竖八塞满座位底下和车门处。我好奇的问周围眼前立布袋的人,才知布袋里的东西都是从陕西换回来的粮食。我又问:“拿什么换呀!”回答说:“有拿金银首饰的、有拿土布的、有拿洋布的、还有拿白元换的,家里有啥值钱的拿去都能换一点粮食。”(此一现象,数年后,发展到用化肥换粮食。)看来,缺粮现象普遍存在,人们为了生存,使出浑身解数,和命运抗争。不知此一局面何时改变?

      大约半夜1点左右,列车到达南河川车站,按照父亲的思路,先在南和川下车,然后就直接去城里(天水市)出售松子,最后再回家。

      从南河川到天水市30里路,中间要翻一座大山——见河梁。好在一下火车出了站,即过渭河大桥,穿越刘家庄,就上了去天水市的盘山公路,直到市北关。虽然有小路捷径也能通往市上,但深夜负重出行,还是沿公路行走较为安全。

      就这样,我和父亲身背沉甸甸的松子,在更深人静、伸手不见五指、阴森恐怖的盘山公路上,踏着越来越厚的凝霜,穿过一片迷蒙的冷雾,在残月和寒风的陪伴下,喘着粗气,紧咬牙关,淌着汗水,忍着被麻绳勒的生疼的肩膀,迈着坚实而沉重的步子,构想着吃饱穿暖的美梦,穷当益坚,经过6小时的艰苦跋涉,终于走出弥漫山间的晨雾,疲惫不堪的下了山,踏进北关地界。

      夜色之浓,莫过于黎明前的黑暗。黎明前的黑暗,最寂静、最可怕。要么迷失在浓雾里,跌倒在黑暗里;要么冲破迷雾,迎接第一缕曙光。当我第一步踏入市北关时,犹如六月天吃了一块冰激凌,精神为之一振,心里高兴地直喊:“到了,终于熬到城里了!”父亲高兴地说:“再坚持一下,往爷坑里一带走,那里偏僻,可能有市场。”于是,我和父亲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沿市一中马路向西前行。

      当城里人还沉浸在甜蜜的梦乡时,当环卫工人为空荡荡的马路清污扫尘时,偏僻小巷在夜幕的掩盖下已是人影晃动,熙熙攘攘。被禁止、取缔的黑市场如幽灵般地时隐时现;也如砖头缝缝的小草见风就顽强地生长着。黎明前虽是最黑暗的时间,也是最佳交易的大好时机。我们刚一到,东西还未放下,就有几个人围上来问:“老乡,背的啥东西?”父亲说:“神仙嗑。”“先放下,看看货。”于是,我俩就地放下,父亲解开口袋,他们一人抓一把,看颗粒大小,看颜色有无霉变,看干净不干净,边看边问:“这是哪里的松子?袋袋底下的和上面的一样吗?”父亲一一作了回答,并说:“这是东路深林区利桥的松子,仁仁饱满的很,不信,你们咬碎看看!”只听一人问:“多少钱一斤?”父亲说:“5元钱一斤。”“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最低要卖多少?”父亲说:“4元8,再不能少了,现在山里人手上的存货少的很,市管会的人又管得紧,我们转了三、四天才收了这么一点点,价钱再不能少了。”于是,你压我抬,争长论短。左翻右看,讨价还价。磨腾了一阵,眼看7点过了,8点市管会的人一上班,生意就做不成了,所以,双方心知肚明,见好就收,最后以4·5元的价格成交。经过秤,大小两袋共120斤过一点,抹去零头,按120斤付款,共得540元。当父亲拿上厚厚的一沓10元币装在内衣口袋时,高兴的我差点热泪盈眶,我强忍住,眼泪才没有掉下来。如果早有这么一张钱的话,我们就不被人在船上羞辱了。父亲装好钱,立即对我说:“此地非久留之地,赶快离开。”于是,我们迅速向大什子方向走去。

      卸掉沉重负荷的我,此时浑身轻松如燕,尽管手里提着空布袋,甩前甩后,一看就是乡里娃进城,土里土气,但心情好极了,有谁知道我们怀里揣的钱竟是一个干部一年半的工资?

      走了一条小巷,我便对父亲说:“现在该吃一碗热饭了!”父亲说:“在哪里吃哩!黑市上偷着卖的都是馍,没有饭,饭馆有饭,但要粮票。”我说:“大十字百货公司大楼旁,有个大众食堂,那里有臊子面,我身上装着粮票。”“你的粮票不是打了面了吗?”我说:“打面时我留了几斤,进山时随身装了2斤,以防路上救个急。”这时父亲脸上才露出了笑容,说:“既然这样,那就先寻地方吃饭。”

      我们刚踏进大众食堂餐厅,一个抹桌子穿白工作服的女服务员,见我们是乡下人,以为走错了地方,立即大喊:“这里是食堂,不是马路随便走,出去!”此时的我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回应:“难道食堂就不能吃饭要到马路上吃吗?”服务员见我顶了她,也不示弱,大声问:“有粮票吗?”我说:“没粮票敢进来吗?”服务员被噎的声音小了些,说:“先买牌子后吃饭。”真是狗眼看人低,我在心里骂道。父亲给了我一张10元大钞,(不是显摆,一小时前我们还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我从衬衣口袋掏出一张一斤的全国通用粮票,(这是放假发粮票时发现的唯一一张。当时粮票分为地方、通用和军用等多种,地方粮票出省无效。)到买牌子的地方,买了5碗臊子面,一碗1角5分,给了我5个如象棋子般大的白铁皮园椭椭,上面用红漆写着1,我拿上园椭椭和父亲坐在餐桌前,不一会,那个让我们出去的服务员端来了热气腾腾的臊子面,还未调佐料,香气喷的人直咽唾沫。这是三天三夜来见到的第二顿热饭,不仅是白面饭,还有想都不敢想的肉疙瘩,早已饥肠辘辘的我随便调了些佐料,就迫不及待地大口大口吃起来,惹得邻桌投来不解的目光。饭吃完了,又要了两碗面汤喝,直吃的人浑身发热头冒汗,疲劳乏气一扫光。真是:岁暮星稀霜满天,残月冷雾风作伴。孤野阴森负重行,汗水换得肚儿圆。

      吃饱喝足了的我们,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到百货大楼顺便看一看有没有能买的东西。进去溜达了一会,虽近年关,但柜台前顾客仍然稀少,楼上楼下冷冷清清。想买的货不是要购物证,就是要票要条子;不要票证的,价高买不起。看来看去,没能选中一样,就在食品柜前犹豫再三,最后下狠心用剩下的一斤粮票,买了2斤饼干,回家给爷爷奶奶和弟妹尝尝。末了,我又到文具柜前徘徊不前,最终下决心买了一个长萧和一支短笛,算是对自己的一种犒赏,也圆了我爱吹笛的美梦。

      常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40里的回家路,中途还要翻越一座30里的营房梁大山,午饭刚过,我们就已经到家了,可谓归心似箭。当弟弟妹妹吃着久违了多年的香甜饼干时,那个高兴劲令人久久不能忘怀。特别是手拿着舍不的立即吃掉,而是用牙齿尖尖一点一点轻轻地吃,很像当年我小时候吃奶奶分给我们献灶糖时,也舍不得一下子吃掉,而是用舌头尖尖一点一点舔着吃的滑稽可笑的样子。

      就在我们和爷爷奶奶说话的时候,妈妈已做好了玉米面浆水片片,我端起饭碗,一鼓劲地吃了三大碗,准备舀第四碗时,妈妈说:“别吃了,等一阵再吃,饿下的人不能一下子吃得太饱,不然肚子就撑胀了。”我只好放下碗,回到小屋里,爬在热热的被窝里很快进入梦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QQ达人 推广达人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 荣誉管理 诚信之主

发表于 2018-2-6 11:47:5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QQ达人 推广达人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 荣誉管理 诚信之主

发表于 2018-2-6 11:47:5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