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羲皇故里网 返回首页

刘志宏的个人空间 http://my.0938net.com/?46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秦州,在飘雪的诗意里闪光

热度 1已有 1105 次阅读2018-1-9 09:42 |系统分类:社会

秦州,在飘雪的诗意里闪光

 

有人认为,天水也是世界三大圣地之一:耶路撒冷(犹太人圣地、基督教圣地)、麦加(阿拉伯人圣地)、天水(世界华人的祭祖圣地)

的确,天水在历史上就很有名气。《史记·封禅书》中对家乡就有记载:自古以雍州积高,神明之隩,故立畤郊上帝,诸神祠皆聚云。盖黄帝时尝用事,虽晚周亦郊焉。唐代诗圣杜甫寓居天水时赞曰:“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秋花危石底,晚景卧钟边。”说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景美人美。上世纪30年代著名记者范长江在《在中国的西北角》一书中说:“甘肃人说到天水,就等于江浙人说到苏杭一样自豪,认为是风景优美、物产富裕、人物秀美的地方。”天水玉兰花兰质蕙心,惊艳异常。90多岁的国画大师齐白石曾为天水题有双玉兰堂四个大气磅礴的大字。19928月,国家主席江泽民视察天水欣然题词羲皇故里,为华夏文明和中华民族的重要发源地的家乡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是的,家乡秦州气候湿润,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秀色可餐,这是人人皆知的。不过,让我最留恋的是秦州冬季雪花飞舞之时,那真是一种很诗意的日子,空山、碧水、山川、村舍,那些穿越冬天绵长而温润的生命,仿佛异乡回归的游子,都在这充满期盼与渴望的瞬间,在你心灵最温柔的地方,多了一层惊喜,多了一层诗情画意。

行吟在故乡的大地上,漫天雪花让生命有一种感动,一种超越。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举目望去,一片玉色蝴蝶飘舞于天地间,它们洁白剔透的灵魂和着时间贯穿于唐诗宋词的意境,在故乡的每一个角落,让一种卓尔不凡的典雅品质,融入黄土地原始厚重、充满活力的大气风范,铸就了天水人文荟萃、绚丽多姿的诗与史的壮美画卷。

沿着渭水两岸依依前行,那一串明珠般的历史文化闪光点,以一种冰清玉洁的思辨,让我仰慕和震动。这片热土曾经哺育了伏羲、女娲、秦始皇、李世民、李广、李白等一批对中国历史进程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杰出人物,亮丽着秦州的历史星空。卦台山肃穆的气息中,伏羲远望的双眸,情注八卦在洁白的世界变换着智慧的图案;透过大地湾一幅幅远古的画图,女娲和伏羲率领他们的子民,顶风冒雪,刀耕火种,用创造勾勒出天水古文明的立体形象;而我国四大石窟之一的麦积山石窟,在飘飘的雪花中,让佛的灵光拥着高耸的形象,叙述五千年的文明与辉煌;至于伏羲庙、仙人崖、大象山、水帘洞、南宅子……那一片独具魅力的艺术世界,无不和雪的圣洁融为一体,亮丽着龙之血脉和民族的魂魄,让凝固了的河流、了无痕迹的山路以及袅袅的炊烟都透足了精神。应该说,那是一种生命的律动,一种精神领域的默契,一种展示故乡丰富内涵的冬之美景,它让我们的灵魂起舞欢悦,在穿越浩浩历史星空的同时,尽享秦州飘雪带来的快乐。

在散漫的飘雪里怀古思今着实美妙。站在南郭寺的“二妙轩”碑廊、东柯谷草堂、麦积山前,眺望诗圣杜甫当年赏游这些名胜古迹、手掂胡须长吟渭水的神情,你的脑海中怎不跳出诗人“对门藤盖瓦,映竹水穿沙”的惬意?怎不感慨冬雪中“寒峡不可度,我实衣裳单”的困窘?遥望石马坪飒飒北风中,飞将军李广披满身雪花拉弓劲射石虎的威武形象,不由得昂首吟哦“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壮美,让人掬一杯洁白的敬意,颂祝这位让百姓崇敬和爱戴的民族英雄;回眸掩映在风雪中蜀汉大将军姜维墓,生冷坚硬的墓碑依然点燃战马奔腾、鼓角齐鸣古战场。在寒月的拥抱中,一片银色的大美即充溢着英雄的气概,也为这位忠心耿耿的家乡人泪洒衣襟;而被尊称为中华民国伯父的谭嗣同,光绪八年随父亲踏上这方热土。为了强健毅力,他曾冒着大雪率仆从骑马在冰天雪地中疾驰七天七夜,留下了“白草塬头路,萧萧树两行。远天连暗雪,落日入少黄”的豪迈诗句……

在我的印象中,秦州的雪就像一首隽永曼妙的乐章,以绅士般的风度优雅的飘着,从来没有粗俗狂暴的举止。不一会儿,它就覆盖了故乡的每一座山峁,每一片草地,每一条大街两旁的刺槐和杨柳,甚至每一间房屋上的门窗。它的特点在于让你把每一个轻轻飘落的细节都烂熟于心,使你的目光透过心灵的窗户扫过洁白的世界。看看那些棱角纯了的城乡建筑,听听那些袖住光阴高喊秦腔的一板一眼的节奏,还有手捧一大碗干拌面的乡亲蹲在阳光下咀嚼的诱人情景。如果此时你漫步在雪野里,望着叽叽喳喳、充满着喜悦之情的鸟雀,你会觉得那翩翩的翅膀从不同的角度展示着白茫茫的美丽风景,展示着另一种爱的形式。如果你和雪野里的麦苗零距离亲近,你会感觉到那些生命的绿色表达出的活力和渴望,是对丰年的向往,对祥和幸福的期冀。早已落尽树叶的柿子树,光秃秃的枝上总有一些摇曳的柿子,仿佛一个个火红的灯笼,在漫天雪花中点燃了秦州的热情与自信,叙说着情与爱编织的充满了人性的花环,吸引鸟雀在这里找到一份惊喜、一片希望。或许,这种自然的亲和力,正是秦州飘雪陶冶童心热爱的源泉,激励人们向上的动力,茂盛生活灵感的温床。

如今,我仍然很留恋童年那些飘雪季节的欢乐。记得儿时的冬天,一场接一场的大雪会和你不期而至。银妆素裹的视野里,秦州山川河流以及每条道路上,那些生动的景点披上雪花洁白的纱巾,多了几分神秘,几分清新。我和伙伴们不约而同进人雪的世界,堆雪人、打雪仗、滑冰车、打冰陀螺……记得初中有年雪天坐在外婆家暖暖的热炕上,透过纸糊的窗口望着满天的飘雪。忽然,有几只叽叽喳喳的麻雀不约而至,在白雪覆盖的院子里跳来跳去。那一刻鲁迅《故乡》里的文字:“这不能,须大雪下了才好。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秕谷,看鸟雀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稻鸡,角鸡,鹁鸪,蓝背……”于是,我也照猫画虎,在院子里支起竹匾,把绳子从窗户拉进屋里,等着麻雀光临。可惜,是不是运气不好?抑或是小麻雀们看出了我的不良用心?竟没有一只往竹匾下跳的。于是,在小麻雀欢快的嘲笑里,我只好尴尬着那份遗憾昏昏睡去……

如今细细地回味起来,儿时雪天里的那份快乐和惬意,不是今天的网络、电玩等所能给予的。

踏着一望无际的故乡雪,欣赏着漫天玉蝶,真想拥抱着她一直走下去,走到地老天荒。那时,你的头发白了,胡须白了,连睫毛眉毛都白了,你就成了世界上唯一能活动的雕像,让思维的触角久久地挥洒,让灵魂的呼啸穿越时空等待阳光的开释。是的,麦积大佛在飘雪中张望了几千年,伏羲八卦在渭水边演绎了几千年,大地湾文明在秦州灿烂了几千年,与天山、阿勒泰山景致可以媲美的关山草原为秦人牧马了几千年……但美丽的雪花依然如故,用生命的伟力孕育一片壮丽,向我们馈赠一曲震天动地的美妙天籁,拓展着羲皇故里多姿的图腾,装扮着人文始祖的浩浩空间,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境界呀!也许在此时,所有的个人得失、所有的纸醉金迷都会被这白茫茫的劲力摧毁或改变了它的执拗,代之而来的只有纯自然得恬静和享受,还有那发自内心的自豪书写的骨骼风范。

“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 是啊,秦州的飘雪清新如画,飘飘洒洒逶迤而来,一朵朵犹如天女散花一般,洒脱、舒心、自在,甚至有点散漫,给山川大地披上了银色的装裹。那种素雅与静娴,真的让忙碌了春夏秋的人看不够,赏不够。秦州的飘雪,那是我生命记忆里一种难以释怀的情节。因为雪花飘飘的热情里总有一种诗情画意叫我的想象奔向了远方,去细细体味人生的某种段落,某种意境,某种似有似无的哲思。郑板桥的“寒窗里,烹茶扫雪,一碗读书灯”,感觉其境界极为高远而古拙。“雪水烹茶天上味”,唐朝的人对雪水格外高看,用雪水烹茶是人生的一大享受。鲁迅“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细腻生动,哲理与情思遣于笔下,大师风范千古奇绝。最喜欢的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句,三俩文友围着火炉举杯小酌,看漫天飘雪谈论今古诗文,那份飘逸、那份衷情、那份洒脱都在“酒逢知己千杯少”意境中与雪融为一体了……

不过,我始终忘不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冬天,在漫天雪花中看着装有父亲的黑色棺材慢慢落入墓穴。那一瞬间,只觉得一种痛苦窒息着落雪的生命,只能让泪水伴着哭声撕裂着寒冬的记忆。从此以后,每当在坟前祭奠父亲的时,都会深深感到这个季节不尽的愁思,一回又一回吹响了我心中雪花缤纷的心笛……

秦州飘雪,山川空濛,天地辽远。从童年开始的第一场雪,就已经注定那是我记忆里留在家乡天水难舍的情结。

有人说,伟大的生命容易在激情中燃烧成流星,只有平凡的生命虽然寂寞却更容易忍隐。秦州的飘雪正是这样一种平凡的生命,它恒定、坚强、无私!千百年来,它把眼光放大到宇宙长河中,演绎着中华青史中的风雨沧桑,不因遭遇不公而颓废,不因匆匆往返而消沉,总是年复一年地将它的纯洁撒遍山川大地,向着明天展示一种典雅的人生哲学、一片辉煌的生命极致。

“帘外雪初飘,翠幌香凝火未消。独坐夜寒人欲倦,迢迢,梦断更残倍寂寥。”虽然几年冬季没有回家乡了,但秦州飘雪在我心里就像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氤氲的天空偶尔留下些许飞鸟的剪影,朦胧的山峦在季节描绘的风景里缓慢地呼吸。一切静的、动的、快乐的、欢笑的,都在平静飘雪的隐忍里匍匐着、蠕动着,等待一个新的生命的来临,等待那爱的呼啸与传唱属于春天的歌......

 

 

作者:甘肃兰州市雁儿湾399号二勘院  刘志宏

电话:18919098143      邮编:730020

邮箱:Liuzhihong05@163.com


刘志宏,男,大专文化,政工师。1985年始发作品。作品散见于《甘肃日报》、《中国国土资源报》、《散文诗》、《青海湖》等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上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